村长的老婆孩子有权利得到这500元的分红吗?

duoduo 11 2021-11-25

  年终,珠三角一条村子里,其中一个生产队决定向本生产队的村民每人发放500元人民币。

  村长本人户口在该村,但老婆孩子的原户口曾迁出该村,几个月前才把户口迁回该村。村长的户籍具体地址便是上述要发放500元的生产队。

  村长与生产队都是经过村民选举产生出来的。

  可是在发放500元的计划中,并没有包括村长刚把户口迁回该村的老婆孩子。于是村长便多次质问队长。队长不堪其烦,向该村支书通告后,决定用村民投票决定的方式来决定500元/人的计划中是否包括村长的老婆孩子。

  在这件事中,总体来说,不管如何,村长肯定是输了。作为该生产队的村民,对村长把老婆孩子仅迁回村子几月而能分红的做法,肯定心怀不满,这不是明摆着是回来捞钱吗?早为什么却把户口迁出?你村长每年明里暗里多少收入,还要把老婆孩子凑进来分那一千几百元,你不是太贪吗?

  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投票中,如果有利于村长,其他村民只会以为是村长利用自己的“优势”而得胜;如果不利于村长,那么村长以后在行使职权时,肯定会大受影响。最终得胜的是队长,因为他用这种方式来决定,他可以脱身,还可以得到一个美名。

  现在看来,村长为了这一千几百元,不值。以后他还想不想继续选举,难道只是想当了这一届村长便拍屁股走人吗?相信投票的时候,村长肯定不会到场,到场,他只会出丑。

  而站在村长的角度来看,既然户口在当地,便能得一份分红,但如今却没有,这是不公平的。因为没有存在户口迁回该村多久而不能分红的规定,因此,户口所在,分红时便能分红,这是理所当然的。

  撇开其他的问题不说,现在从单纯的角度(法律)来看,村长的老婆孩子有权得到这500元的分红吗?

[案例探讨]广东佛山村民集体罢免村官遭遇法律空白

11月29日下午2:30,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劳村2000多村民聚集在村委会所在地,要行使《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所赋予的权利,罢免现任村委会全体成员。顺德区乐从镇的部分领导和当地派出所的民警目睹了全过程。财务不明村民要审计顺德较为富有,但劳村村民的分红一直低于附近几个村子,2003年的分红每人平均只有320元,而附近有的村子的分红都接近于3000元或更多。村民担心集体财产流失,于是从2003年开始要求村里公开财务情况,村委会的成员虽然同意2004年2月开始公布历年的账务,但实际是村民连一片纸都没有看到。最后村民决定对村财务进行正式审计,2004 年8月,他们选出了10名代表,于当月23日开始审计。据村民说,村委会表面上说要积极配合,而实际上不但拒不配合,甚至设置关卡,让审计无法正常进行。在此情况下劳村的村民不得不决定使用罢免权,罢免村里现任的4位村委委员。2000村民提议罢村官11月23日,当时劳村的几十个上年纪的村民在一起讨论今后劳村该怎么办时,有人提出了要罢免村官的想法,这一想法一出立即得到大多数村民的响应。他们立即开始起草罢免理由。《村委会组织法》规定1/5以上的村民同意即可,可是那份签名单上最近竟然落下了近2000个村民的大名,村子的总人数不过3500左右。11月25日,几位村民代表将这份意见书送到了劳村村委会,并把它上交到了乐从镇镇政府。村民决定自行召开村民大会,把时间定在了11月29日下午2:30,并在村委会门口以热心村民的名义贴出了通知。为了能让自己的行为更具合法性,村民代表还邀请当地镇政府的领导参加,并希望当地的派出所和治安队能维持当天的秩序。乐从镇的领导明确表示不会到场,但派出所的民警还是明确表示会到场维持秩序。直击村民罢村官今年52岁的钟满成激动得一夜没睡,他是这次罢村官行动的村民代表之一,这一夜他无数次翻开《村委会组织法》,想看看自己的行为是否有违法的地方,并准备好第二天发言所要的所有资料。11月29日一大早钟满成再次赶到乐从镇镇政府,他希望镇里的领导能参加他们的这次罢官集会,上级政府对他们的支持实在太重要了。但是镇政府有关领导的回复依然是不参加,并告知他,这种没有镇政府和村党支部参加的罢官行动不符合相关程序。钟满成和几位村民代表商量了一下,决定罢官投票仍如期进行。11月29日下午2:00,劳村村委会门前的空地上,聚集着上百名村民。几位村民代表不停地在维持现场秩序,并一再要村民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发生武力冲突。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乐从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代表镇政府还是出现在会场上面,司法所江所长代表镇政府做了发言。在江所长在发言指出村民的这种自发行为不符合相关程序时,一位村民立即冲动地冲向了江所长,但很快就被公安人员和其他村民劝住了。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会议并未直接开始投票,钟满成代表村民们发表了罢免意见,但就此次行为是否合法进行确认时,村民们的意见和司法所的意见形成了明显的分歧,双方开始争辩起来。司法所江所长发言时,下面的村民连声起哄,根本无法听清江所长的意见。正式投票在下午4:00钟才开始,所有进行点票和监票的人员都是村民们自发选举出来的。到下午5:30分,结果正式出来,现场的村民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当天参加投票或委托他人投票的共有2701人,其中只有2票反对,13票弃权。会后,乐从镇的工作人员并未就此次投票是否有效发表任何言论。基层民主实践遭遇法律空白实际上尽管半数以上的村民都同意了这次罢选,但罢选投票是否成立仍是未知数,因为《村委会组织法》中未对由谁来召开村民大会作出规定,而广东省的实施办法中,也只表明村民委员会向村民会议负责,村民会议由本村18周岁以上的村民或本村各户的代表组成。在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原则下,村民会议对本村事务具有最高决策的权力。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18周岁以上的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2/3以上户主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村民会议行使职权就包括了选举、罢免和补选村民委员会成员。那么这次会议是否有效,罢免决定是否成立,钟满成表示他们会正式将此次的罢选结果上loginsubmit.asp报给乐从镇政府,至于镇政府会如何决定,他们只好等下一步再说了。中央党校教授、博导王贵秀在接受《新周loginsubmit.asp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一事件很明显地表明了我国目前现有的法律仍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现在用来调整村民选举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仅有30条,其中涉及村民选举的有6条,共500字,显然远远不足以调整我国9亿多农民的民主实践。如果从现有的法律来看,它们不足以解决发生在佛山的这一事件,而目前的结果谁也不能说明这次罢选是有效或者无效,我们必须要及时弥补法律上的空缺。就这一事件而言,目前需要的是镇政府及时出面协调解决这件事,否则就会从村民同村委会之间的矛盾转化到村民同政府间的矛盾上。”

   来源: 《新周loginsubmit.asp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案例探讨]广东佛山村民集体罢免村官遭遇法律空白

11月29日下午2:30,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劳村2000多村民聚集在村委会所在地,要行使《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所赋予的权利,罢免现任村委会全体成员。顺德区乐从镇的部分领导和当地派出所的民警目睹了全过程。

    财务不明村民要审计

    顺德较为富有,但劳村村民的分红一直低于附近几个村子,2003年的分红每人平均只有320元,而附近有的村子的分红都接近于3000元或更多。村民担心集体财产流失,于是从2003年开始要求村里公开财务情况,村委会的成员虽然同意2004年2月开始公布历年的账务,但实际是村民连一片纸都没有看到。最后村民决定对村财务进行正式审计,2004 年8月,他们选出了10名代表,于当月23日开始审计。据村民说,村委会表面上说要积极配合,而实际上不但拒不配合,甚至设置关卡,让审计无法正常进行。

    在此情况下劳村的村民不得不决定使用罢免权,罢免村里现任的4位村委委员。

    2000村民提议罢村官

    11月23日,当时劳村的几十个上年纪的村民在一起讨论今后劳村该怎么办时,有人提出了要罢免村官的想法,这一想法一出立即得到大多数村民的响应。他们立即开始起草罢免理由。《村委会组织法》规定1/5以上的村民同意即可,可是那份签名单上最近竟然落下了近2000个村民的大名,村子的总人数不过3500左右。

    11月25日,几位村民代表将这份意见书送到了劳村村委会,并把它上交到了乐从镇镇政府。村民决定自行召开村民大会,把时间定在了11月29日下午2:30,并在村委会门口以热心村民的名义贴出了通知。

    为了能让自己的行为更具合法性,村民代表还邀请当地镇政府的领导参加,并希望当地的派出所和治安队能维持当天的秩序。乐从镇的领导明确表示不会到场,但派出所的民警还是明确表示会到场维持秩序。

    直击村民罢村官

    今年52岁的钟满成激动得一夜没睡,他是这次罢村官行动的村民代表之一,这一夜他无数次翻开《村委会组织法》,想看看自己的行为是否有违法的地方,并准备好第二天发言所要的所有资料。

    11月29日一大早钟满成再次赶到乐从镇镇政府,他希望镇里的领导能参加他们的这次罢官集会,上级政府对他们的支持实在太重要了。但是镇政府有关领导的回复依然是不参加,并告知他,这种没有镇政府和村党支部参加的罢官行动不符合相关程序。钟满成和几位村民代表商量了一下,决定罢官投票仍如期进行。

    11月29日下午2:00,劳村村委会门前的空地上,聚集着上百名村民。几位村民代表不停地在维持现场秩序,并一再要村民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发生武力冲突。

    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乐从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代表镇政府还是出现在会场上面,司法所江所长代表镇政府做了发言。在江所长在发言指出村民的这种自发行为不符合相关程序时,一位村民立即冲动地冲向了江所长,但很快就被公安人员和其他村民劝住了。

    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会议并未直接开始投票,钟满成代表村民们发表了罢免意见,但就此次行为是否合法进行确认时,村民们的意见和司法所的意见形成了明显的分歧,双方开始争辩起来。司法所江所长发言时,下面的村民连声起哄,根本无法听清江所长的意见。

    正式投票在下午4:00钟才开始,所有进行点票和监票的人员都是村民们自发选举出来的。到下午5:30分,结果正式出来,现场的村民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当天参加投票或委托他人投票的共有2701人,其中只有2票反对,13票弃权。会后,乐从镇的工作人员并未就此次投票是否有效发表任何言论。

    基层民主实践遭遇法律空白

    实际上尽管半数以上的村民都同意了这次罢选,但罢选投票是否成立仍是未知数,因为《村委会组织法》中未对由谁来召开村民大会作出规定,而广东省的实施办法中,也只表明村民委员会向村民会议负责,村民会议由本村18周岁以上的村民或本村各户的代表组成。在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原则下,村民会议对本村事务具有最高决策的权力。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18周岁以上的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2/3以上户主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村民会议行使职权就包括了选举、罢免和补选村民委员会成员。

    那么这次会议是否有效,罢免决定是否成立,钟满成表示他们会正式将此次的罢选结果上报给乐从镇政府,至于镇政府会如何决定,他们只好等下一步再说了。

    中央党校教授、博导王贵秀在接受《新周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一事件很明显地表明了我国目前现有的法律仍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现在用来调整村民选举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仅有30条,其中涉及村民选举的有6条,共500字,显然远远不足以调整我国9亿多农民的民主实践。如果从现有的法律来看,它们不足以解决发生在佛山的这一事件,而目前的结果谁也不能说明这次罢选是有效或者无效,我们必须要及时弥补法律上的空缺。就这一事件而言,目前需要的是镇政府及时出面协调解决这件事,否则就会从村民同村委会之间的矛盾转化到村民同政府间的矛盾上。”

   来源: 《新周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

已转为非农业户口村民不再享本村土地外包分红

读者胡先生反映:我是顺义区杨镇张家务村村民,2003年时转成了城镇户口。村里的土地外包后,2005年、2006年、2007年我都收到了村里发放的每亩地人均200多元的补贴,但2008年却没有了。此外,邻村村民都有保证土地使用权30年不变的“小红本”,我们村却没有,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回复一:顺义区杨镇政府村帐镇管办公室王先生称,农村土地外包后所得利润的70%按农业户口人数平均发放,30%归为集体公益财产。胡先生所说的每亩地人均200多元的补贴,是张家务村土地外包后发放给村民的利润分红。如果已转为非农业户口,即不享有这项补贴。至于胡先生说的保证土地使用权30 年不变的“小红本”,因张家务村属于政府规划的五个“确利村”之一,即不享有国家规定的土地使用权30年不变的权利,因此,村民不持有保证农民土地使用权 30年不变的证书。

    回复二:张家务村村委会刘会计说,胡先生已在2003年由村委会开出介绍信,表示自愿放弃土地分配权,全家转为非农业户口,因此不应再获得本村土地外包后的利润分红。刘会计说,之前由于对于国家政策法规的不了解,所以2008年之前还将村内已转为非农业户口的100多人纳入土地外包利润分配范围内,现在根据《土地承包法》规定,已依法收回对非农业户口村民的土地分配权,停止发放。

  

上一篇:欺诈促成的交易是否合法?双方因为没有签订域名用途限定的书面协议,导致争
下一篇:南山集团村民福利:退休村民有分红老年人有补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