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市郏县交通部门违规在公路上设卡收税费

duoduo 8 2021-11-26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们是郏县的大货车司机,今向您举报我们郏县国省道公路上的“公路三乱”行为。郏县交通和公安交警部门联合在公路上设立卡点,对过往车辆巧立名目、征收税费!事实如下:

  2016年10月底,郏县交通运输执法局和县公路巡警三中队联合在省道常付线S238渣园乡宋堡村、省道花程线S236堂街镇士西村、县道叶板线黄道镇纸坊村分别设立了检查站,以治理超限超载运输行为的名义,同时对运输砂石、矿石的过往车辆征收非煤矿产品资源税费或查验非煤矿产品税费调运卡。我们向卡点工作人员质问征收税费的依据时,工作人员拿出了郏县人民政府相关文件的复印件(郏政【2016】38号、郏政办【2016】103号、104号),声称:设立卡点是经过县政府批准同意的,是替税务部门合法代征资源税费的。当我们询问该站点是否经过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时,工作人员根部不和我们解释,并声称让我们去问县政府。

  对于交通部门征收税费是否合法?我们通过询问相关部门得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九条“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路上非法设卡、收费、罚款和拦截车辆”和《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交通部【2011】第7号令)第二章第八条“公路超限检测站的设置,由交通部门提出方案,报请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以及交通部、公安部、国纠办、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关于印发2013年治理公路“三乱”工作要点的通知》(交公路发【2013】177号)第三条“坚决撤除违法违规设置的公路检查、计量、验票、治超、收费等站点。交通运输、公安等部门在公路上设置检查、治超、收费等站点,必须依据法律法规,并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规定。综上,郏县人民政府是无权批准交通、公安部门在公路上设立固定检查站的。按照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内部文件《河南省交通运输系统不规范行政执法和公路“三乱”行为责任追究办法》(豫交文【2014】214号)第三章第五条第六款“未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擅自设立超限检测站,擅自改变合法站点的位置或增设分站点···”和第四款“下达或变相下达罚款任务,违规替其他部门代查、代收、代罚的”的条文释义,郏县交通执法局和交警三中队在国省道公路上设卡、代收税费的行为属于严重的公路三乱行为。

  十八大以来,在中央和国务院“简政放权、依法行政、减轻企业负担”的大环境下,郏县的行为带有强烈的地方保护主义色彩,属于新时期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望领导实地调查,为我们各位车主讨个公道。

  谢谢!

  2017年4月19日

平顶山市郏县交通部门违规在公路上设卡征收税费

  尊敬的领导:

  我们是郏县的大货车司机,今向您举报我们郏县国省道公路上的“公路三乱”行为。郏县交通和公安交警部门联合在公路上设立卡点,对过往车辆巧立名目、征收税费!事实如下:

  2016年10月底,郏县交通运输执法局和县公路巡警三中队联合在省道常付线S238渣园乡宋堡村、省道花程线S236堂街镇士西村、县道叶板线黄道镇纸坊村分别设立了检查站,以治理超限超载运输行为的名义,同时对运输砂石、矿石的过往车辆征收非煤矿产品资源税费或查验非煤矿产品税费调运卡。我们向卡点工作人员质问征收税费的依据时,工作人员拿出了郏县人民政府相关文件的复印件(郏政【2016】38号、郏政办【2016】103号、104号),声称:设立卡点是经过县政府批准同意的,是替税务部门合法代征资源税费的。当我们询问该站点是否经过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时,工作人员根部不和我们解释,并声称让我们去问县政府。

  对于交通部门征收税费是否合法?我们通过询问相关部门得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九条“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路上非法设卡、收费、罚款和拦截车辆”和《公路超限检测站管理办法》(交通部【2011】第7号令)第二章第八条“公路超限检测站的设置,由交通部门提出方案,报请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以及交通部、公安部、国纠办、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关于印发2013年治理公路“三乱”工作要点的通知》(交公路发【2013】177号)第三条“坚决撤除违法违规设置的公路检查、计量、验票、治超、收费等站点。交通运输、公安等部门在公路上设置检查、治超、收费等站点,必须依据法律法规,并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规定。综上,郏县人民政府是无权批准交通、公安部门在公路上设立固定检查站的。按照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内部文件《河南省交通运输系统不规范行政执法和公路“三乱”行为责任追究办法》(豫交文【2014】214号)第三章第五条第六款“未经省人民政府批准擅自设立超限检测站,擅自改变合法站点的位置或增设分站点···”和第四款“下达或变相下达罚款任务,违规替其他部门代查、代收、代罚的”的条文释义,郏县交通执法局和交警三中队在国省道公路上设卡、代收税费的行为属于严重的公路三乱行为。

  十八大以来,在中央和国务院“简政放权、依法行政、减轻企业负担”的大环境下,郏县的行为带有强烈的地方保护主义色彩,属于新时期典型的公路“三乱”行为。望领导实地调查,为我们各位车主讨个公道。

  谢谢!

  2017年4月19日

疯了、疯了、河南郏县宋宏洲为保官帽 非法拘禁访民疯了

  疯了、疯了、河南郏县宋宏洲为保官帽 非法拘禁访民疯了

  刘銮英、因乡政府倒卖土地维权上访被郏县公安局打击报复非法拘留。叶乐琴检举控告郏县官府腐败精英们,官商勾结,侵吞访民的切身利益,而且长期扣押叶乐琴的身份证至今不给。徐小玲检举控告郏县公安局故意伪造证据改变抢劫性质一案,提出五个问题,出具7个证据,要求依法确认,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员会第五案件评查组对本案作出了评查意见。局长王遂法明目张胆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尊严,对抗上级法律监督,长期扣押省委政法委第五案件评查组对高国众案件的评查意见久拖不给。郏公残酷镇压打击、报复,不管访民去省里信访或北京上访,捏造证据一律拘留,制造案中案,经省市县三级法院及市检察院在审判过程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访民们忍无可忍,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检举控告,后经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审核决定,于2018年3月13日转办通知访民,该案去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审理。

  郏县的腐败精英,阳奉阴违对抗党中央 书记的指示,特别是郏县政法委书记宋宏洲、郏县公安局长王遂法勾结为伍,建立一个打击访民的司法黑网,访民是司法黑网的专政打击对象。

  俺于2018年3月21日下午,拿着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的转办函去最高人民法院立案,2018年3月22日上午,4点多钟,俺在去北京的路途中“保定车站”俺被郏县信访局朱军民监视到北京火车西站、将我们交给在西站等候的黄亚飞等人限制俺人身自由到北京西站约6点钟左右,在西站出口处强行我们上车押送到一个偏避的院落停下,让俺三人上了另外一辆车押送到郏县,郏县信访局违反2017年10月26日《河南省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紧急通知的规定,请求上级领导依法追究。

  俺被郏县信访局押回郏县后,被郏县公安局长王遂法非法拘禁在郏县公安局地下室,二天一夜,本案共非法拘禁长达37个小时放出,郏县公安局等人违反《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的规定,要求依法严惩。

  俺三人名正言顺拿着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转办通知,让俺去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却被郏县政法委书记宋宏洲、公安局长王遂法的爪牙黄亚飞、朱军民等人在首都北京,天子脚下,横行霸道,胡作非为,阻断了俺三人的立案路,我们的屈冤去何处喊?

  以上所述的事实都是真实的,如有不适俺三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投诉郏县人民法院渎职徇私枉法

  投诉郏县人民法院渎职徇私枉法,(2011年)郏刑初字第222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赵二现挪用资金30万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侵占15.6万判处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 1.鲁少峰欠六组地款10万元,陷害赵二现借给鲁少峰地款10万元; 2.个人合法存款20万元,归镇财政所(我从不欠城关镇一分钱); 3.集体追回地款8.5万元,有村委协议,票据,以公示审计,以列集体收入,陷害赵二现侵占8.5万元; 4.无任何依据能证实集体有6.6万元,支出条,陷害赵二现侵占6.6万元; 5.他人经手六组退给九州停车场老板程强承包地,粮食款5000元,法院错误的认定解除合同赔偿款, 5000元条当时审计公示已列集体合理开支168万元内,5000元开支条连年公示数次; 腐败的郏县法院,不落实最高法院提示,一次不公正的判决甚至超过10次犯罪,不公正的判决是毁坏国家法律,对冤家错案实行终身追责制。 联系人:13783291038 无罪坐牢人:赵二现 2017年6月15日

曝光:平顶山郏县一企业的悲惨遭遇,究竟怎么回事?

  我叫李喜文,是河南鸿达砂轮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2006年,平顶山郏县招商引资邀请我们到当地进行投资,2007年一月从政府手里拿到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土地性质是政府挂牌出让工业用地,使用年限50年。公司在这些年里一直运行的都比较好,后期增加了很多生产线以及生产设备,工厂效益也在稳步上升。

  谁料想,2020年初全民抗击疫情期间,郏县房屋征收办和东城区街道办,突然对我们公司所在区域进行征收,但是没有任何合法的征收手续,我们与郏县征收办多次协商未果,2020年3月11日晚上11点左右,郏县东城区街道办事处突然组织人员和大型机械,趁夜黑人静进行违法强拆,造成我公司职工食堂两间房屋损毁严重。3月13日,公司向郏县人民政府反映此事,并要求出具合法征收文件,郏县人民政府答复说,不存在任何公开征收的文件,称不清楚此事。3月下旬,不知是什么人指使,一二十个不明身份人员直接来到公司堵门,踹门,墙上喷字以及在厂区门口搭建帐篷堵门至今,严重扰乱了工厂正常运营,前后多次打报警电话,但是当地派出所都表明,这个事情管不了。

  5月10日上午九点左右,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二十多个不明身份人员来到厂区,对工厂负责人进行殴打,并将工厂十几个摄像头全部破坏,大门被强制拆除。

  从事件发生至今,我们不知道报警有多少次,也多次去县政府及县相关部门反应情况,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我们不仅要哭问:这么明显的违法行为就没人管了吗?这么恶劣的打砸抢犯罪行为就不需要负法律责任了吗?我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真的就没人管了吗?

  我们跪请上级部门领导能够依法彻查此事!呼吁社会舆论对此事进行关注,发出正义的呼声!

上一篇:河南省平顶山郏县东升煤矿又出事了
下一篇:河南郏县企业光天化日之下遭遇黑手,究竟为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