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可以在我的BLOG主页上发我自己已经在媒体上发表的文章

duoduo 7 2021-11-26

请问我是否可以在我的BLOG主页上发我自己已经在媒体上发表的文章

  因为想给自己的BLOG上添加些内容,就想到把自己已经在媒体上发表的文字汇总一下发在上面?

  请问这是否合法?

  还有最近有一笔稿费到了是576.23

  估计应该邮的是600

  请问改媒体是否带交个人所得税了啊?

  另外邮费是否应该从我的稿费里出?

  谢谢!

已在杂志发表的文章被SOHU网站不署名转载,请问是否已侵权?可打官司吗?

第1次碰到这样的事。我是发表在《青春期健康》的稿子,原文一字不改被转到了SOHU健康频道,居然出处写的是SOHU健康论坛,太过分了。其他文章还会写明是清楚是什么报,什么杂志转的,这么大的网站怎么这样干啊。我已经存了那个网页,并准备打印出来。请问各位前辈,我该怎么处理?投诉他们?起诉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气懵了头。

  经过其他人的提醒,我已经保存了该网页,并准备打印出来。如果我有原始文章的发表刊物和日期,可证实这篇文章是我的原创,可以去告这个网站侵犯了我的著作权吗?

  一般可以要求什么赔偿?

  请各位大家指点一二。

杨玉圣不正当学术批评之二:不敢发表刘正反批评文章

杨玉圣不正当学术批评之二:不敢发表刘正反批评文章(2010-11-05 20:22:52)转载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不端

   在2007.12.11南京市鼓楼区庭审中,杨玉圣以"学术批评"对抗原告指控被告的捏造、诽谤,同时标榜他的学术批评网开展的是正当的学术批评,还特别强调说,“你原告如果来稿反批评,我也一样照登。”于是,原告举例指控杨玉圣不发表原告方反批评文章,杨玉圣说“没有收到”,当原告拿出证据证明被告不仅收到而且以“单位文章不发”回复原告时,杨玉圣哑口无言,干脆对法官说他刚才没有说“没有收到”。法官说“你刚才说了”,杨玉圣说:“我没有说呀”。于是旁听席几十个学生异口同声说:“你说了!”杨玉圣暴跳如雷,站起转身大声斥责学生。——有法庭记录为证

  刘正副教授2007年11月15日给杨玉圣教授的投稿(至今杨玉圣没有发表)

  (特快专递,寄件人:赖永康、陈骏俊)

  杨玉圣先生:

  我们是《现代快报》的读者,偶尔也上网看看你热衷的批评。今天早上我们看到你在自己网上发表了“《现代快报是如何办报的?——简评其明显袒护沈木珠夫妇恶意诉讼的报道”,又找到《现代快报》2007年11月14日《南财大法学院院长为名誉连打三官司》一文,连看三遍,依然是大惑不解,不明白你身为教授,为人师表,怎么会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

  1. 《现代快报》的这篇文章,通篇共有十几处出现“学术批评网”的字眼,却无任何一处出现你所指斥的“至少连续五次把本案中的重要当事方之一的学术批评网误写为”学术维权网“的事实。你怎么会连看清楚都没有就捏造这种事实,而且用来作为该报“明显袒护沈木珠夫妇恶意诉讼”的三个依据之一呢?你连这种事情都可以捏造出来,那么,你主办的网站,又有什么事情是你不可以捏造的呢?

  这里我们姑且认定《现代快报》真有你所指出的五处网名的错误,但是,在这篇近万字的文字中,这五处网名错误与你所批判的“文章连基本事实都没有搞清楚”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当事人名字错误,文字的基本事实就全错了吗?还有弄错你的网名,又与“明显袒护沈木珠夫妇的歪曲性报道”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你的网名错了就可以推断文字袒护沈木珠夫妇,可以推断文字是歪曲性报道了?你这是哪一家的逻辑推理?

  我们认为,你应该摆出事实,说明文字有哪些袒护了沈木珠交换搜夫妇,或说明文字歪曲报道了那些事实。不要再搞这种指鹿为马的事情。

  2. 你的网评,竟然可以从《现代快报》地处南京的事实与你莫名其妙指斥的“沈木珠夫妇是南京法学院的呼风唤雨的大腕”,就推论出《现代快报》与沈木珠夫妇“存在某些见不得人的交易”,这叫什么逻辑呀,你这不是信口开河,信口雌黄了吗?你怎么也在听到被起诉后学起泼妇骂起街来了呢?你这不就是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李世洞教授批判的那种批他人“动机不纯”来为自己的不正当作风辩护吗?

  我们认为,你要说人家文章,说人家有见不得人的交易,就拿出证据来,不要凭你个人猜想就下结论,你好歹也在法律史研究所工作,逻辑学、证据学应该是懂的。

  3. 人家沈木珠教授,给你去了两份侵权通知,口口声声称你“先生”、“教授”,诚恳与你交换意见,颇有大家风范,而你呢?不但两年时间只字不回,相反,未经人家同意就改了标题挂到你自家网上。更有你2007年11月14日的简评,题目就称人家“沈木珠夫妇”,岂真像个没有家教的顽皮孩子,更令人觉得你先生过分的,是称“沈木珠夫妇恶意诉讼”,人家依法起诉你怎么恶意了?人家二年来都没告你侵权,这是善意,你二年来除了以恶意对人家善意又做了什么?

  如果你举不出沈木珠教授夫妇恶意诉讼的例证,那么,你不就是又一次的名誉侵权了吗?

  在中国,靠骂名人、骂名教授来抬高自己、吸引眼球的时代,已经很快就要过去了。不是吗?

  最后,还有一点,你的“重大疑问”(是你一个人的不是别人的):你没有收到起诉书,人家就不能出报道,否则就是“迫不及待”。你不觉得你这疑问太没法律常识了吗?人家法院一立案,传媒就可以跟踪,并不管你杨玉圣何时收到起诉书,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了?

  你还是多点学习,少点发表没有证据、没有常识的议论吧。《现代快报》如何办报,不需要你杨玉圣来指导!

  刘正 谨致

  2007年11月15日

[法治时评]两条无辜生命的警世!!!几年不给发表的文章

两条无辜生命的反思与被禁止几年没有发表的观点文章

     李志强去了,我们为他悲哀;但我们也要为另一位年仅23岁年轻生命感到惋惜!!!其实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这不得使我又想起了几年前被禁止没有发表的文章<<营造良好的创业环境 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基础>>三、解决就业 政府应多方支持鼓励创业

         许多国家在年度经济发展报告中,都把就业率作为一项重要的监测指标。如何解决就业岗位,是各国政府最为关注的大事,解决就业是社会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的基础保障。

         "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就业率普遍还不高,就业现状并不乐观。单纯依靠政府安排一些单位来解决就业是远远不够的、无济于事也是很不现实。解决就业有利于减少犯罪、稳定社会秩序,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它直接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小康社会的建设。

        江泽民在十六报告中指出:“就业是民生之本。解决就业问题是我国当前和今后长时期重大而艰巨的任务。国家实行促进就业的长期战略和政策。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把改善创业环境和增加就业岗位作为重要职责”。目前我国就业情况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小商小贩和小手艺以其低本或无本经营,是自谋出路就业的最佳途径,可以肯定潜在着很大的就业机会和岗位。由于这种自发性的经营者,缺乏理性引导,经营行为混乱,其中一些无照经营、短斤缺两、坑蒙拐骗、抢买强卖、占道经营等不良行为,给自身形象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政府一些管理部门对这种就业行为认识不足,缺乏理解,疏于诱导,管理混乱。街道、市容、卫生、保安等不相干部门采取极端的对待方式,以错治错,管理手段粗暴,这些起码靠正当劳动来获得利益的经营者,不靠国家安排救济,反被视为过街鼠贼,予以清除,不但严重挫伤了他们自谋就业的积极性,反之使问题更为复杂。有几个小贩因占道经营被市容围捕,一推三轮车买水果的经营者被抓,既被收车罚款高达百元,车上的水果满算不过几十元,但迫于无耐,最终不得借钱认罚。不过事后放言,“不让老子干,老子去偷去抢,实在跟老子过不去,小心老子整死你”。也许这是气话,但决不是危言耸听,并不能排除此类事件的发生。

        将行政相对人定位于单纯的被管理者的时代应该尽早结束。生存权和发展权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当这些要求得不到满足时,人民就会铤而走险。目前,就业问题如此严重,数百万下岗职工嗷嗷待哺,社会和国家的能力有限,那么对其自谋就业就不能粗暴做禁止,只要不违反社会的根本利益。须知,治国如治水,须疏导而不易堵塞。改革就是将不合法的、但符合“三个有利于”的事情合法化,否则就是阻碍生产力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更不符合“三个代表”的基本要求。因此,贤明的市政管理者应该为其提供必要的经营场所,而不是粗暴的禁止。

        如果我们能正确引导、合理安排处理好与这些自谋出路经营者的关系,不但解决相当一些就业岗位,还可以为社会经济增长做出一定的贡献。因为他们的存在,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不曾被清除,不要让他们再畸形生存."

        今天的今日说法案例发人深思,案情如下: 8月11日下午,李志强等海淀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海淀分队执法人员在北京市中关村地区执法时,发现科贸电子商城北侧路边有无照经营现象,便立即上前制止违法行为,遭遇无照摊贩崔英杰的阻挠。李志强上前进行处罚,双方发生口角。崔英杰抄出一把10多厘米、两边带齿的尖刀,情绪激动,朝城管队员挥舞。10分钟后,崔英杰被城管队员控制,卖烤肠的三轮车被扣押。但是崔英杰挣脱逃走,尖刀仍在手中。10分钟后,崔英杰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提刀快步走向李志强,未等城管队员反应,伸手就向李志强脖子刺去,李志强鲜血喷出,摇晃着挪了几步,最终倒在地上。城管队员迅速将李志强送往海淀医院。据该院院长段安安介绍,尖刀嵌在伤者脖子里,刀长11厘米,宽2.5厘米,器官已被刺穿,伤者的气管、颈动脉被割断,体内大量淤血,伤势十分严重。虽全力施救仍未挽回生命。11小时后,犯罪嫌疑人崔英杰在天津塘沽被抓获。目前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

      从暴力执法到城管队长李志强被杀的经过恰巧被跟踪执法的记者的摄影机记录下来,看得真真切切!

        事后李志强被北京市政府追认为烈士,追悼会也搞得颇为壮观!当然、烈士给我们又留下了一大堆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比如关于李如何在其母亲生病之时送饭、照看,如何如何孝顺的的“感人”报道;还有其父陈述的关于李为了工作如何愧疚于未能去车站接自己的年迈的父母…烈士嘛,总得有些有别于我们普通人的光辉事迹,否则如何称得上烈士呢,这是共产党的逻辑!

        烈士已经安息,罪犯必然难逃法网。此次落入这张传说中“不?法网”的崔英杰,是一个只有23岁的外地来京农村青年。当兵复员后,来到京城作保安,在被公司拖欠了几个月的工资,追索未果之后,无奈之下加入到了“流动商贩”这一生活在社会与法律边沿的弱势群体之中。与李志刚所在的城管队有过多次“斗智斗勇”,打游击,捉迷藏的经历。边沿生活给他带来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压力,我们很难估量这种为维系生存之本能而迸发出来的力量有多大!终于爆发了…就在他再次向朋友借钱,置办了他的新三轮车和一塑料袋新鲜烤肠,准备再次为生存而奔波的时候,就在四五名城管队员再次要强行扣押他的东西的时候…

        开始担心崔英杰的命运。在烈士这一巨大荣誉的压力之下;在政府喉舌的主流媒体呼吁要校正同情弱势群体舆论导向的宣传下,崔英杰显得太渺小,太微不足道,太该死了。司法独立,司法公正,人权保障…彻头彻尾地让人怀疑,当然,崔英杰仅仅只是政府和舆论影响、干涉司法的一个牺牲品而已,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想,城市的繁华需要规范化的管理,这种管理,难道必须发粗暴为形式?如果管理本来就不够规范,为什么不给无所适从的农民多一点解释和引导?难道那些仅仅是为了生存、糊口的农民会存心给城市捣乱么。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重演!

上一篇:以法律维权-----告钦州二中收取补课费违法~!!
下一篇:博文预告:伍雷先生明日发表答复文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