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法院为谁开!

duoduo 8 2021-11-26

镇江的法院为谁开!

  我名田广银,男,汉族,现年39岁,系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新庄镇农民,手机号13993410259。

  我是一个普通农民,为了改善生活条件,2010年5月8日,我与江苏省镇江市沃得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地址:镇江市丹徒区工业园广远路)在庆阳市的代理商富友机械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赁挖掘机的合同。使用的虽是沃得公司的填空式合同文本,但签字的只有我与富友公司的董事长刘鲁蒙两方,沃得公司并无人参与并签字。当时,代理商还提出,如直接购买,可省去不少费用。为此,我接受了代理商的意见,当即与庆阳市富友公司签订了价值593000元的W2139—7型沃得挖掘机一台的买卖协议,当日将借贷的300000元付给富友公司,同年6月13日交清剩余货款293000元。随后,我就将机号为1021300270A9的挖掘机开走,钱货两清,此前所签租赁合同自然失效。依照民法、合同法的规定,该机械所有权即归我所有。

  后来得知,由于富友公司未将部分货款及时付给沃得公司,除了向并无管辖权的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法院起诉外,该公司总经理王伟耀未经法定程序,指派其部下带领多名不同省籍的人员于2011年3月11日深夜,在我机械存放处(甘肃省泾川县泾明乡陇东塬招待所)打伤看管人员,控制了其他旅客,强行将挖掘机抢走。当我们事后向对方询问时,他们矢口否认。我们向丹徒区法院李法官咨询时,也表示毫不知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镇江市丹徒区法院受理此案的合法性。因为我购买挖掘机的合同签订地和提货、付款地均在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而我本身居住地在庆阳市。

  然而,丹徒区法院却明知违法,但不知在何种因素的驱使下,竟然受理了这起案件。

  镇江市丹徒区法院在第一次审理此案时,在送达、庭审等程序上也有违法行为。判决认定:“被告田广银,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根本不是事实,其理由是:

  1、该法院传票传唤田广银,开庭时间定在2010年12月3日上午9:30,而我收到传票的时间是同年12月1日。其一,没有给本人法定的15天的答辩时间,剥夺了法律赋予我的答辩权,以至于酿成一起错案发生;其二,从庆阳市到镇江市路途遥远,相距数千公里,从时间上也不具备按时到庭应诉的条件。

  2、镇江市丹徒区法院通知开庭时间是2010年12月3日,而该院判决书成文时间也是2010年12月3日,当天开庭,当天判决印制成文,这又说明了什么?所谓开庭,其实是走形式而已。

  从以上事实不难看出,丹徒区法院的某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违法受理案件,视法律为儿戏,能作出以事实为根据,依法律为准绳的公正判决吗?

  判决作出后,他们又故意拖延送达时间,还企图剥夺我的上诉权。后经多方努力,才勉强同意我们上诉。就在上诉结果尚未揭晓的现在,丹徒区法院又就同一事件再次违法受理了沃得公司王伟耀的诉状。我们不禁要问,王伟耀何德何能,竟然使丹徒区法院府首贴耳,甘受驱使?难道镇江市丹徒区法院专为财大气粗的沃得公司王伟耀之流所开不成?

  我们认为,我与沃得公司并无业务关系,我与其代理商的买卖协议合法有效,是受法律保护的。至于沃得公司与代理商的经济关系,是他们的内部事务,与我毫不相干。例如:我在某家电代理商处买了一台电视机,钱货两清,而代理商欠了厂家部分货款,厂家有权从客户家搬走电视机吗?而作为一家大型企业的沃得公司的总经理王伟耀,就是如此下作,像一个强盗头子,黑社会首领。他呼风唤雨,恃强凌弱,欺压良善,玩法院于股掌之上,欺良民于市井之中。而镇江市丹徒区法院的“人民法官”在王伟耀的指使下,不知受何种因素支配,竟然为虎作伥,披着所谓“合法”的外衣,极力掩盖王的丑行,一错再错。

  为了保护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特向各级党政机关、新闻媒体和全国的社会大众(通过网络)呼吁,望您们伸出援手,主持正义,救救我这个已一贫如洗,债主盈门,走投无路的可怜农民吧!

   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新庄镇农民田广银 手机:13993410259

   2011年9月

  合格证

  合格证

  买卖协议

  收款收据

  代理商证明材料

江苏镇江寿丘居委会工作人员为帮亲戚抢地盘摆摊,群殴附近店主,扬言杀了你

4月30日,镇江寿丘居委会工作人员10余人,未穿着工作服,未出示工作证,在天汇园宾馆门口梳儿巷无故出手打人,天汇园宾馆的监控录下了这段恐怖视频。当天,10余人来到我家店铺,我家公公正好也在,公公给来人递了根香烟,客气的说道,大家来评个理,我旁边的摊子正好挡了我家的冰箱,话还没说完,来人就给我公公打了一拳,公公说你们怎么打人啊?来人说,我打人怎么了,我就打你怎么了,更凶狠的来了几个人打我公公一个,还有四五个人来了就掐我老公的脖子。(后来了解到,原来这帮人士隔壁摊子的亲戚熟人)他们不是来调解的 ,就是隔壁摊子的人叫来打我们家的。我老公,和我公公根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我老公的鼻子被打骨折了,公公的身上一块黑一块青。老公的眼眶也被打黑了,肿的厉害。最后傍边的大叔帮忙报的警。而我的家人就这样被这么多人暴打。最后我公公对我们吼了一声,儿子今天我们冲出去也是死,不冲出去也是被打死,我们跟他们拼了,一个50岁的老人在喊出这段话的时候是多么绝望,公公还对外边围观的喊,邻居们今天的事情你们也看在眼里,有愿意的帮我们一把,老百姓们愤愤不平,这什么人都打到人家家里来了,于是热血汉子们帮忙了,也亏的他们帮忙,否则我家公公和我老公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我家人终于逃出了那帮人的魔爪,警察在事情发生40分钟以后来了。

       后来警察告诉我们,我们家被控告妨碍公务罪,要通缉我们,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王法呢,他们执行的是什么公务啊。还不如流氓,流氓还讲理呢,他们呢?

       再后来就说他们人受伤要我们赔钱,敲诈开始了。

      我写这个,想请各位懂法律的帮忙出出点子。也请相关部门管理一下城管,我认为我们最多就是正当防卫,毕竟是你们冲到家人往狠里打我家人的。也想问问大家城管是不是可以随便打人,还可以随便弄死人。

镇江征地赔偿的黑暗(一同学的亲身经历)[已扎口]

谢谢大家的帮助,我和家人现在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我们在很久之前就找过信访办了,当时他们给我们的答复绝对不会强制的。可是没过几天就来强制了。推掉以后我们又去过市政府,他们给我们的答复更是令人生气,说:“我们会尽量跟你们按政策谈的,不过也绝对不可能全部按政策谈。”这是什么话,难道是政府的政策只是给上级看的吗,不是为百姓服务的吗?我估计在市政府上访是不行的,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到省政府,甚至中央政府。我也考虑过通过法律手段,但是跟政府部门打官司实在是没有希望。我已经看透了政府的黑暗。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目前身体已经好多了。

   2006-10-01 23:28:56  

   to 戴  现在首先应说服自己把身体养好,不要着急.我想这件事情一方面要尽快动员村集体的力量与主管部门谈判,另一方面要引来媒体的介入来给有关部门施加压力.就算不能完全按标准赔付,双方也最终会形成一个妥协

   2006-09-30 14:02:36 张 

  赵老师说的很有道理。客观的讲,我们学院的老师遇到这种事也会很头疼,尽量避而不谈。因为涉及地方政府的利益,可能行政部门解决更好。照说土地的征用,应该是和村集体谈吧,不会只涉及你们一家

   2006-09-29 14:35:11 赵 

   法律途径可能成本有点高.

  我问了一下我们单位专门搞公路用地征迁工作的负责人.一般耕地赔付的费用由业主(建设单位)的人支付.

  显然只赔青苗费,别的都不管的作法是错误的.最好到你们交通厅的信访部门去问问.涉及到乡亲们可以联名上访.

  我相信主观部门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说法.

   2006-09-29 08:46:23 杨 

   戴 同学:不要着急!养好身体再说,张鑫说的对先帮你问问懂法的人,看看怎么解决,他们既然不敢签字那肯定心虚,他们也就蒙没文化的,你看你懂政策他们就不知道咱办了,何况他们是保安不是警察!我们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当然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难免有不如意之事啊!莫要悲伤,坚强起来,胜利的曙光在向我们招手,未来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是早晨78点钟的太阳.

   2006-09-27 16:15:33 张 

   To  : 别着急,身体要紧。相关的问题,我帮忙问问。现在的同学中也还有做法官的,看看他们有些什么建议。把手机号留下把,可能会有不太清楚的问题,以后要进一步问你,我的手机: 

   2006-09-27 14:48:02 戴 

   请大家帮帮忙!

  最近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请大家给点意见。

  我家有六亩地的葡萄田,收益不错,一年能赚三四万左右,今年由于要造路,我家的葡萄田要被征用掉。我查了一下国家,省,市关于征用土地的文件,补偿标准还可以。有土地补偿费,青苗费,征地补助费,我算了一下,照镇江市征地补偿标准大概能补偿到五十万以上。但是路已经开始动工造了,还没有人到我家来谈补偿问题,推土机就停在我家葡萄田旁边。前段时间终于有人来我家了,跟我爸妈说只补偿青苗费,其他的都没有。我们把事先上网找好的各级政府文件拿出来问他们,他们还是不承认有其他补偿,说只有青苗费8万多。我们把他们说的记录下来叫他们签字,并叫他们把没有其他补偿费也写下来签个字我们就没有其他意见了,他们都不肯签字。五天前,来了一大批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把我家葡萄田团团围住,十几个人把我爸妈拉住,推土机就开到我家葡萄田里去把葡萄田给推了。如今我妈气得几天不吃不喝,我爸气得晕倒被送进医院。我也没法帮他们,我流产躺在家里,人很虚弱,只能干着急。

  但是无论如何我也咽不下这口气,难道我们中国就真的没有人权了吗,连自己的财产权都没有吗。温家保总理一直强调要重视土地问题,提高失地农民的补偿标准,对于私自克扣挪用农民征地补偿费的要严肃处理,可是这种现象却屡见不鲜。

  我跟我妈说钱我们可以不要,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可以评理的地方,我相信会有人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想先在各政府网或高校网上以及有影响力的网站上发一下我们的情况,给有关人员造成一定的压力。但是目前我身体很虚弱,没办法做到。今天下午我趁没人在家偷偷上了一下网,就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麻烦大家帮我发一下。

  对了,征用土地的主管部门是镇江市润州区

上一篇:上海遭遇无赖二房东和骗子中介怎么办?
下一篇:临时工建造师,临时工项目经理,杭州市建筑业成挂靠乐土,工程隐患严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