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杂谈]斯巴达克斯与法律

duoduo 13 2021-09-24

斯巴达克斯与法律

  斯巴达克斯,英雄,还是强盗头子?

  乔万尼奥里将斯巴达克斯起义的原因归结于奴隶主的残暴、奴隶们对自由的追求向往,多少还是拔高了奴隶们的品位。奴隶们对财富比自由要关心的多,毕竟自由不能让你吃饱饭。

  “目前我们住在好心的女主人家里。我们的生活很不错,我们有一切必须的,甚至比必需的一切更多的东西。我们对这样的生活已很满意了。但是,我们如果在明天变成了自由人,那就得为了极可怜的工钱到别人的田地里去做苦工,而且赚来的那些钱连糊口也不会够的……啊,我们一得到自由会变得多么幸福啊!……我们会幸福的活活饿死!……啊,我们会变得多么的幸福啊!……”

  要吃饱饭这个朴素的情感,古人与现代人一样有。但是,自由,没有哪个领袖会打出这个招牌来聚众纳污,即便是在20世纪的现代中国。打土豪,分田地,给每个参加革命的人实实在在的利益比实现共产主义、推翻三座大山要吸引人的多。所以注定,古往今来的一切革命、起义、暴动,背后的实质总是利益。没有利益,就没有力量,就没有胜利。所以,我们的英明领袖一旦将革命蔓延到农村,将切实可行的获利方案摆出来,革命马上获得了连绵不决的力量。城市中,为共产主义献身的人确实有,但那些人不是夸夸其谈的书生就是不明白面包重要性的天真学生。没有什么口号可以将资本家、商人发动起来参加革命,因为现实获得的利益阻止他们去冒险。

  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于是需要有军队,需要有法律。军队是最实实在在的力量。军队可不是用来保家卫国的,军队是用来捍卫利益的。还有什么比捍卫自己的利益更加重要的事了呢?

  法律与军队不同,法律不是赤裸裸的暴力,法律是一济毒药,是一济化骨散,化解人民内部矛盾的私法,国家是最不愿意干涉的。不会影响到既得利益的纠纷,让它们自生自灭比干涉要好。但是,私法也不是绝对公正的,毕竟既得利益者也可能参加到私法中间来。所有不公正的民事判决背后都有个既得利益。至于公法就不用谈了,还有什么比公法更加肮脏的呢?如果说私法在制度安排上是公正的,那么公法在制度层面就不是公正的,而两者都离不开的“司法过程”则始终可以是不公正的,只要有既得利益参与。

  “幻想!空想!梦想!世界上的人一向分成主人和奴隶,富人和穷人,贵族和贫民……以后也永远会这样分的……那是幻想!空想!梦想!……为了追求这样的梦想,洒下了宝贵的鲜血,我的孩子们的鲜血……可是这一切为了什么呢?如果为了奴隶们将来的自由,我的孩子们竟因此牺牲了,自由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那时侯,自由对我又有什么用?……”

  “我们胜利了,但是和贫困,饥饿以及寒冷搀着手一起来的自由能给他什么好处呢?……他说的对!……是啊……但是这样一来会怎么样?我想干的是什么?我所追求的又是什么呢?……我是什么人?……我所争取的又是什么呢?……”……斯巴达克斯的头在苦痛的思想的重压下垂到了胸前。

  世界上的人一向分成主人和奴隶,富人和穷人,贵族和贫民,老奴隶的话,真是精辟啊。如今的角色只是换了个称呼罢了,有什么改变呢?

  只有五月花号上搭载的清教徒们在宗教的指引下,超越利益的局限,最终建立了自由的国度。但是在那样的一个国度里也不是不存在利益冲突了。人人都有各自的利益,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有勇敢而现实的面对于这个事实,方能为正确的解决利益的冲突奠定良好的基础。希望建立一个没有利益冲突(表现为阶级斗争)的国度,是不现实的。最终只能寻求解决利益冲突的方法。法律相比革命、相比暴动就是一种非常有用的解决利益冲突的工具。依法治国是不得不提出来的口号,没有哪个统治者会置这个工具于不顾。但是如何将依法治国转变为法治,就困难的多了。

  当这个工具想要摆脱既得利益者们的控制,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时,统治者们就会断然割断它的喉咙。真是悲哀啊。

  乔万尼奥里在结尾中写道“……这一革命(一七九三年的法国革命)终于确立了——至少是定下了法律——公民权和人权,而且承认了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虽然还是一些抽象的原则,但这究竟是无可争辩的和不可推翻的原则。这一革命确定的法律,诸如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以及每一个公民对自己与别人的权利与义务等,还不能算是十分完美的;但我们只要回想一下在最近一时期中震撼社会的可怕而又急剧的变化,只要倾听一下那传到我们耳中来的,不时地使表面上似乎很平静的世界骚动起来的隐约轰响,就可以明白了;这些阴沉的滚动的雷声,就是将来更巨大的暴风雨的先兆。”

  利益的冲突如果不能很好的化解,最终必将酝酿形成强烈的风暴。法律不就是用来定纷止争的吗?老祖宗的话真是精辟啊。

   K.O.L

  2004.6.22

斯巴达改革变法(二)

  来库古先政治改革,把国家稳定下来,继而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着手消除引起内乱的根源一贫富失衡,用古希腊人自已的话说就是“骇人听闻的不平等”。在这方面,他简直进行了一场根本的革命,措施激进得令人难以置信。他说服全体公民不分富贫,不分公有地私有地,一概充公成一整块地,然后拿到斯巴达近万公民中平均分配。每户公民分得面积相等的土地和土地上的奴隶以供役使。

  可以想象,这种剥夺大土地所有者的土地改革运动,必然会引起富人的强烈抵制。但来库古长袖善舞,竟未杀、未关、未管一人就将这庞大的分田分地计划完成了。来库古心里明白,知道平分了土地井不能限制土地的重新兼并、集中,所以他又确立一项法律,禁止买卖、转让土地予他人,地权属于国家,公民只有使用权和传给子嗣的权利。这样规定了还不够,他进一步着手消除产生不平等的一切因素,干脆取消令人们如蝇逐臭的金银货币。

  施行这项措施时,他先耍了一个小计谋,他怕公民难以承受无货币的打击,就命令国内只通行铁币。那铁币又大又重,携带不易,结果谁都懒得用这铁疙痞,扔到大街上都没人拣。来库古就这样连货币都给取消了。伴随而来的是手工业、商业的萎缩,金匠,银匠都改了行,外国的奢侈品如手饰、象牙、玛瑙、香料、古玩通通没了市场,禁止输入。工商业变成了下九流的行业,斯巴达人则养成了克勤克俭的民风,人们都以铺张浪费为耻;以艰苦朴素为荣。

  来库古把人们奢侈发财的欲念抑制到如此程度还不够,他又发明出公共食堂制度。公民们必须向食堂上交自己的一份大麦,萄酒、乳酪、无花果等。十五人组成成一个伙食组,实行优化组合,志趣不同,偷奸要滑的往往遭到同组人的不齿。品行不端、人缘不好者可能被拒绝入公共食堂,变成社会的卑贱者,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在来库古看来,当富人像穷人一样只能吃简单的饭食时,他的财富便不能使用,也不能享受,变成一无是处的非财富者了。来库古灭人欲的手段,着实高明。

  来库古的每一项立法都独具匠心,用心良苦。但其中对斯巴达人的意义最为深远的还要数教育改革。他把教育视为各国立法者最伟大、最崇高的任务,创制出一整套严酷的国家强制教育制度。斯巴达的婴儿一落地,就需接受专职人员的检查,身体不合格的禁止抚养,弃之自毙。这样,斯巴达就成了世界上最早实行优生优育政策的国家。

  按来库古的规定,婴幼儿七岁前在家内由母亲或保姆教养,着重身体和意志的训练。如用酒洗澡,不许挑食,放在黑屋里锻炼对孤独和黑暗的忍受力。七岁以后,孩子便由国家收养,编入团体,集体生活,打赤脚,睡草席,衣仅能遮体,食仅可果腹,模拟成人的争斗、辩论,进行服从强者的演习。来库古的教育宗旨很明确,就是造就刚强、勇敢、谦虚、忠诚、慷慨、厚道、正直的公民和战士。

  孩子成长到十二岁,便进入更严格的学习阶段,主要是身体和意志的磨练。比如终年一件外衣,绝少洗操和擦油;安排鞭打、节食、饥饿的课程;做偷窃游戏。一方谨小慎微地守护,另一方处心积虑地行偷。失败的一方要受惩罚,成功的一方要给奖赏。但若真有人行窃则视为大逆不道。这样训练将少年的固执己见、骄傲任性的性格打磨得一干二净,日常谦恭有礼,温文尔雅,关键时刻刀山火海也敢去闯。除开身体和意志的磨练,来库古还重视对少年进行诗歌、音乐与口才的培养。

  对于妇女,来库古也予以极大的关注,同样从少女抓起。他让少女们与男孩子一样从事各种文体活动,如跑、跳,摔跤,掷铁饼、标枪、舞蹈、歌唱,参加节日游行和体育比赛。目的是使始们在未来成为壮健的母亲,不仅怀胎足月,经得起分娩时的痛苦,更重要的是能生产出体格健美的婴儿。为了使女性摆脱娇嫩的本性,养成质朴,爽达和充满对健美的追求,他要求所有少女象小伙子一般在运动时穿短袖束腰的外衣。让妇女参加公共活动,允许她们公开对男子评头论足。她们的赞美可以激起男人的豪情壮志,她们的嘲讽和揶揄可以加重男人的羞耻之心。来库古简直是位实用心理学大师。

  总之,来库古通过自己对斯巴达社会的全面改造,确立了许多全新的价值标准,进行了少见的创造历史的活动,斯巴达全体公民因此全都脱离直接生产,个人融合在集体之中,没有独立的愿望缺乏自我生活的能力,像一群忙忙碳碌的蜜蜂,聚集在领导人周围,怀着近乎忘我的热情,将个人的一切均付给了国家。他们自为“平等者公社”,用阶级分析的方法透视,来库古把斯巴达公民变成一群平等的、纯粹的小奴隶主,组成一架赤裸裸的镇压被征服者和保持全体公民福利、团结的国家机器。果然如来库古所料,自改革以后的约四百年里,斯巴达人保持了内部的安定团结,其重装步兵称雄希腊战场,始终是希腊一霸,是地方军事、欧治同盟一伯罗奔尼撒联盟的盟主,在漫长的时间里真的实现了来库古宏伟的设想一一平和与节制。像这样成功,这样有深度的改革,在世界古代史上闻所未闻。所以,后世的斯巴达人把来库古当神一样崇拜,许多古希腊思想家都把斯巴达作为理想城邦的楷模。

上一篇:有人要我去当法人代表,各位达人看看我需要注意什么?
下一篇:包含军事科技中国枪女主持的词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