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员收受预付款 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duoduo 16 2021-09-24

  ◇ 徐 洁

  【案情】

  原告江南公司起诉被告红夏公司,要求其立即支付全额混凝土款。被告红夏公司辩称,在双方签订混凝土买卖合同之前,被告红夏公司已经支付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张某预付款20万元,张某也出具了收条;张某即使无权收受该20万元,依据双方的交易习惯,张某该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该款应当视为被告红夏公司已经支付给原告江南公司的混凝土款。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张某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对被告红夏公司的该辩称意见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后,被告红夏公司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张某收受20万元预付款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在司法实践中,依据一般法理、法律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表见代理本质上属于无权代理,认定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应当具备以下条件:行为人没有代理权,却以本人的名义实施行为;客观上存在使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拥有代理权的事实和理由;相对人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在本案中,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张某收受20万元预付款的行为并不符合上述条件。理由如下:

  1.原告江南公司并没有授权业务员张某收款,但张某却在原、被告公司签订混凝土买卖合同前收取被告红夏公司20万元预付款并出具收条,该收条是张某是以自己的名义出具,并非是以原告江南公司的名义。

  2.本案中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张某也没有客观上存在使被告红夏公司相信其拥有代理权的理由。原、被告双方的混凝土买卖合同中约定:在10万元以内的货款由专人垫付。因张某为原告江南公司业务员且参与合同订立,被告红夏公司认为专人即为张某,因此认定张某有代表原告江南公司收款的权利,但合同中明确授权委托人为周某,张某只是业务联络人。同时,原、被告双方对于合同的制式条款多处进行更改,却对20万元预付款只字未提,之后双方往来的供货确认单中也没有体现20万元已经支付的情况,故不能认定张某存在客观上使被告红夏公司相信其有代理权的理由。

  3.被告红夏公司并未主观上善意无过失。根据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混凝土买卖合同,合同中对于收款人员、支付货款的方式、支付时应注意的事项进行明确约定,合同约定“货款由公司委托专人负责收款”,同时明确约定应将货款汇入江南公司账户或交款时详见江南公司收款收据(必须盖有财务专用章)。被告红夏公司对这些约定都没有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因此不构成主观上的善意无过失。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

[案例探讨]“表见代理“典型案例。

陆某是本市一套房屋的产权人。去年5月,陆某儿子拿着他的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原件委托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出售房屋。中介公司及时找到了下家徐某。去年6月,陆某儿子拿陆某印章和徐某签了房屋买卖合同,并到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去年8月,徐某要求入住房屋时,遭到陆某的拒绝。陆某认为,自己的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是被儿子偷出去的,儿子的所作所为他并不知情。双方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陆某于去年8月15日起诉到法院,要求法院宣告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庭审中,陆某坚持儿子拿自己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签订买卖合同,自己并不知情,均是儿子私下所为,但没有拿出证据予以证明。徐某则认为,在此次房屋买卖中,陆某儿子拿出的陆某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都是真实的,这应视为委托代理关系,而且自己是通过合法途径卖得房屋,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陆某的诉讼请求。

    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认为,由于陆某儿子所持的陆某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均是真实的,因此陆某儿子的售房行为在法律上可以视为表见代理关系。所谓表见代理是指对无权代理人的代理行为,如果善意相对人有理由相信其有代理权,则可以向被代理人主张代理的效力,要求被代理人履行合同义务或承担责任。据此,法院认为徐某作为善意第三人,基于合理信任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合法有效的,故依法判决驳回陆某的诉讼请求。

    此案有两点值得提醒,一是市民应当妥善保管好自己的印章、身份证和房屋产权证,避免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二是二手房买卖中的下家应在有代理关系的交易中仔细审查对方有无代理权限,避免日后卷入不必要的诉讼之中。

上一篇:鹰潭市月湖区法院凭什么认定纪吴冰是金江萍的表见代理人
下一篇:哈利波特中的魔法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