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互助]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

duoduo 9 2021-10-15

以下为了凑字数,请见谅!

  (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请问拉法基瑞安公司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如何?)

雷格斯(Regus)利用汇率克扣客户押金合法吗?

我司从06年底跟上海雷格斯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租借其位于淮海路瑞安广场的办公室一间用于创办上海代表处,由于当时代表处还未成立,所有租赁费用包括押金都是由美国以转账方式支付美金,雷格斯则开具人民币发票和收据给我们上海代表处。

  从07年9月开始,代表处有了独立的人民币账户之后,所有费用均由代表处通过银行转帐方式直接支付人民币给雷格斯,对方同样开具人民币发票。

  08年10月31日,在租赁合同到期之后,我方不再续约并按照要求归还办公室给雷格斯,同时支付了雷格斯要求的延续至2009年1月31日的虚拟办公室服务费及其它相关费用,对方也用Email的方式跟我们确认会返还我们的RMB51340.00押金。

  但是,在1月16日,当我们依照约定跟他们办理押金返还事宜时,对方却变卦了,拒绝支付所确认的RMB51340元,虽然我们有对方所开具的税务收据为凭证,他们依然坚持:

  1. 他们所开的收据不算数,理由是收据当初开错了。 (两年前开出的,我们已经用该收据入账并报税及接受税务年审)。

  2. 他们当时通过Email跟我们确认的只是账面上他们所扣押的我们的押金,并不代表实际上他们同意返还我们的金额。

  3.如今,他们只同意按照美金当日牌价返还我们的押金,这样我们实际收到的金额将会损失15%左右.

  4. 如果我们不接受损失15%的押金返还,他们就按原来美金金额返还我们美国总部.

  我方困扰如下:

  1.当日虽然是美国总部支付的这笔费用,但因为是为代表处使用,而且他们开具的收据也是给我们代表处.依照税法规定,这笔帐必须记入代表处并由对方将押金退还给我们代表处,否则我们财务无法入账.

  2. 当初他们在收到押金之后开具正式的税务收据给我们,已经表明虽然我们支付的是美金,但是他们是以人民币入账,也就是是他们的收益实际上是人民币.同时,我们代表处也依照他们的收据将这笔押金计入上海代表处账户.

  3. 如今,他们如果执意只退还缩水15% 的押金,将会造成我们账面无法作平,有15% 的亏空无法操作.经与当地税务部门联系,税务部门也明确表示我们代表处账户不可以不平.

  目前,雷格斯方面仗着扣押着我们的押金态度非常嚣张,拒不合作。为此,,对我们的正常营业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我们理解他们想利用税率问题通过押金最后再挣我们的钱,既然他们想要,我们也可以给.可是,我们担忧的是:

  如果我们就这样同意他们克扣15%, 我们的账面亏空将如何处理? 雷格斯是否应该为这笔亏空提供凭证?

  还有,雷格斯的这种做法是否合法? 依照他们的种种所为, 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现在美元汇率大幅上升的话,他们也许又会以"人民币收据"的理由而要求退还人民币给我们.

中国的法律,中国的法官遵守吗?

各位:大家看帖的给点意见,赵氏族人还有胜诉的机会吗?

  申诉状

  申诉人:赵礼泉,男,1924年3月17日出生,汉族,退休教师,住文成县龙川乡上村

  申诉人:赵一明,男,1948年8月18日出生,汉族,医生,住文成县龙川乡下村

  申诉人:赵绍通,男,1947年1月1日出生,汉族(县人大代表),务农,住文成县龙川乡中村

  申诉人:赵沛左,男,1950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村长),务农,住文成县龙川乡下村。

  被申诉人:赵志道,男,1925年10月3日出生,汉族,退休教师,住文成县龙川乡下村。

  申诉请求:1、请依法撤消(2006)温民四终字115号民事判决书。2、判令被申诉人赵志道交清原通知的约定,赵氏太祖公所留房屋产值20%的奖学金款49400元整。

  事实与理由:1986年,瑞安市政府落实私房政策,族人赵志道、赵德夫等专程前往瑞安市了解,龙川赵氏太祖公在瑞安市柏树巷8号所建3间2层楼房,(原作为赵氏下代子孙读书寄宿之用)“赵氏祖谱记载清楚”。经了解,解放后原“经管人”“赵康候等”。由于赵康候也是赵氏太祖公派下的子孙,故这个“等”字代表为“赵氏族等”下代子孙。而且被申诉人赵志道在一、二审中亦承认是赵氏太祖公所留房产,(有庭审笔录为据),解放初期,由于赵康侯为“地主成份”故被政府镇压枪毙,该房产由瑞安县房管处作“无主房”使用。

  为了恢复太祖公产业,赵志道等回文成后和同族人商谈协商,如何提起诉讼等事宜,经协商,“以自愿入股方式参加”,凡参加诉讼者,若产权恢复后,以80%的房屋产值作为入股者的报酬,20%的产值提留作为太公派下子孙的奖学金,以纪念祖上之德。这在原通知中约定得清清楚楚。“并以龙川泰如公、壬如公派下子孙赵志道(等)签名发出通知”(这里的一个“等”字亦代表了赵氏太公派下子孙等所发的通知)

  由此可见,通知内容经众祖人协商后拟出发行,而赵志道更是亲自参加协商,并亲自签名,更应严格执行通知中的一切约定。然而,被申诉人赵志道,在赢了官司恢复太祖公产权后,作为他自己的产权登记了。并违背通知约定和承诺,拒付20%的产值款49400元作为奖学金。(太公产于2003年5月23日被变卖,得款247000元。)在众族人多次催讨无果的情况下,不得已诉诸法律。而意想不到的是还吃了败诉。要知道,通知的产生,在族众人中已形成了“权利和义务”关系。也就是说已形成书面“民事法律行为”族人有权利参加太祖公的产权的恢复诉讼,也就有义务按通知约定交付20%的产值款作为奖学金。也就是“公”方与“私”方的民事法律行为,双方都不能违背反悔。不然的话我们众族人可以向被申诉人赵志道要回全部房款的诉讼请求。那么赵志道也就会拿出当时所订立的“通知”作为证据,反驳,要80%的约定款。因为白纸黑字,法律支持谁呢?《民法通则》56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其他形式,法律规定用特定形式的,应当依照法律规定”。

  57条还规定:“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法律规定或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

  令人费解的是,在法律如此明确,事实如此清楚的案件中,申诉人等连吃败诉之苦,不知法官受了多少贿赂?事实这么清楚的官司都输了,世上还有官司可打吗?世上的法官有公平、公正感吗?此案在文成的百姓中产生了对司法的负面影响。国家的声誉,法官的形象受到了极大的反感。不知当事者是出于何居心??

  比如说:我的爷爷时代存了一笔钱,当时写明受益人是赵一明等,赵一明兄弟若干人,爷爷去世后该钱一直拿不回来,有一天,赵一明翻到了书面材料,并和其他兄弟协商如何起诉要回该笔钱,也按自愿入股式打官司,并拟通知一份发给其他兄弟,通知末尾也是以“爷爷派下子孙赵一明等发”。通知内容也是20%和80%的比例,20%作为下代子孙奖学金。其他兄弟没有参加,赵一明和自己的儿孙们出面赢得了官司,把钱转存入自己的个人名下,后来独吞,众兄弟不服,诉诸法律,庭审中,赵一明也承认该钱亦是爷爷留下的,由于现在转入他的名下了,所以钱就是赵一明一个人的了。这样对吗?难道法律这么糊涂吗?通知中的约定无效吗?为什么呢?也象法官们说的“通知不是合同”,是“告知性文书”,不具备法律效应吗??该通知已约定“告知”了众族人还不算数吗?

  有些合同是不需要双方订立的,如旅客和运输公司,只要旅客上了他的车子,就自然产生了“合同”关系。有如消费者到经营者处消费,病人进医院治病………………等都会自然形成了“合同关系”。有如某超市、某公司出了一份通知说某天送大家某某东西,很值钱,大家按通知去了,然后没有,完全是骗人的,为了该通知有人被踏伤而残废了或者死亡了。难道通知方没有责任吗???由于它不是合同,是告知性文书?就可以乱来吗?太可笑了!

  当时毛 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如果强词夺理的说:“除了针和线不拿,其他全部都可以拿!!!”由于没有说不可以拿其他东西啊!老百姓怎么办?

  现在的一些法官。故意乱判案件,颠倒黑白,明目张胆的原因是:“乱判不犯法,不追究责任!”如果有乱判的把他和“饭碗”连起来,我想会好些!!

  什么都向国际接轨了,而国外,甚至香港庭审都有“陪审团”,中国为什么不呢?有了“陪审团”,至少法庭不会成为一些法官的“一言堂”,什么都自己说了算。什么审判委员会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更有甚者本案2审中。法官只有一个陈肖俭和一个书记员2个人。“上诉状不许读完,2审陈说词不准读,其他书面证据不收等低级场面,,太无耻了!!当法官亵渎法律,把法律当儿戏,和封建社会有什么不同?

  尊敬的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有人说,官越大越公正,综上所述,本案如此清楚的事实,证据如此确凿,1、2审的法官如此的不以事实为根据,不以法律为准绳,在认定事实上如此的错误,申诉人等非常痛心和气愤。迫切希望,恳请高级法院依法予以改判,还事实以公道,赵氏众族人不胜感激,申诉人等更是感激不尽!!

  此致

  高级人民法院

  附:原通知一张,龙川乡政府、村委会证明一张,族人联名请求书一张

  申诉人:赵礼泉、赵绍通、赵一明、赵沛左

  2006年9月30日

  温州市中级法院:

  被上诉人赵志道,将太祖公建在瑞安派柏树巷8号的“赵宅书院”占为己有,引起众怒。按《民法通则》56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57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双方达成的共识通知方案,应视为书面民事法律行为的一类。

  由此可见,被上诉人赵志道,在原“通知”和“部分族人商谈”协商20%房款作为奖学金的约定、承诺,属民事行为中的书面形式或其他形式两类。并将80%房款作为被上诉人去打官司的报酬,双方达成了共识。

  但被上诉人违背约定,拒绝支付20%房款四万九千四百元(49400.00)作为太公派下子孙的奖学金,实在可恶。何况奖学金乃“公益性”基金。

  一审法院不顾法律规定,硬说“通知不属合同”判原告败诉,实在有失公平、公正的原则。具体内容,原通知中白纸黑字,一目了然。有道是:“事实胜于雄辩。”

  综上事实,迫切恳求中级法院以事实以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撤销一审判决,责令被上诉人履行义务,交清20%房款作为下代子孙的奖学金,我们全族人不胜感激!

  特此请求

  33位族人联名请求 2006年4月2日

“人一生不会生病有妙方”

    一个打工仔的遭遇!

  我是江西省进贤县人在浙江省瑞安市打工,在2006年6月23日打工时左手前背臂被电锯锯伤,被立即送往瑞安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不料此院骗取钱财,故意治我伤残。

  事实与理由

  医方故意欺诈行为表现如下:

  此医院明知无神经缝合医疗技术、条件、设备,(6月23日第一次手术记录单记载“因无无创缝合线等条件”该记录单被医院故意隐瞒了),不肯立即叫我转院。断的神经不接,把伤口缝好。并骗说“帮我缝接好了神经”,叫我住院14天,继续等待。在出院小结记载告知患者(我)“神经束膜吻合对并之,治愈出院”并且亲手未接神经出院时还利用诊断证明单限制患者,二个月前都不肯转院。一定要等到“必要时二月后再次行神经探查吻合术”,为了贪财故意把我往死里骗治,达到再三取利。况且还哄骗家属(桡神经深支分支吻合)在手术单上签了名,就借口家属签了名,为非作歹,而谋财害命。

  同年二个月后(8月31日)我复诊时另一位主治医生亲眼看到我左手垂拇、垂指等屈伸功能丧失(整个左手冰冷酸涨、麻木疼痛)才出示诊断证明单告知6月23日术中实情“因我院无条件当时未能缝接需转人民医院手术”。晚了,以出院小结记载告知“治愈出院”,产生自相矛盾,医院有违职业道德(是明显的故意欺诈行为,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既然明知无条件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将我转院作手术呢?我左手残疾了,如是内科人死了,试问医方能把死人、残疾人治好吗?是故意延误我有效治疗期,存心利用残疾人大做文章,达到推卸责任为目的。此事败露后本院承包主就立即把出示证明单的医生赶跑了。此院为什么不实现自己的诺言《门诊病历》广告说以一流的技术,一流的设备为患者服务。却引诱骗钱,并且连患者的真名都不记录在案,改写姓名“虞美珍”等。患者真名“吴三友”,故意把水搞混使患者出院后无目标追究此院。以上就是此院“医德父母心”,恰恰相反,图财害命。显而易见此医院是明显的故意欺诈,行为特别惨忍,竟被当地俩医学会鉴定机构和三个法院包庇了。人一生不可能无病无伤,一旦生病受伤进了医院像瑞安市第二人民医院一样,哄骗治残、治死患者,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机构包庇,法院坦护,可想而知患者还好得了吗?法律的意义何在?请求有关部门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帮助解决为盼。谢谢!有关本案的证据及法律条文在相册里。[/size][/size][/size]

  有意制造本案冤案的名称如下:

    1、原审: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法院(2007)瑞民初字第563号民事判决书,审判长:林波。人民陪审员:叶信者,潘光兴。书记员:王萍萍。

    2、上诉: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温民四终字第797号民事判决书,审判长:张毅。代理审判员:马永利,厉伟。代书记员:詹旭初。

    3、再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浙民申字第923号民事裁定书,审判长:张卫国。代理审判员:方芮,王宓。书记员:孟德玖。

    4、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温州医鉴[2007]027号温州市医学会,二00七年六月十四日。

    5、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浙江医鉴[2007]134号浙江省医学会,二00七年十二月十日。

    上述所记载原审法院,再审法院等在吴三友51个人网页()的相册里。

  受害人吴三友电话:15070402398 

  QQ:308544682

故意伤害案.向大家求助.

受害人,黃永贤夫妇.浙江省瑞安市莘塍镇仙甲村人.

  因我爱人在07年12月26日被仙甲村村长蔡杠权友故意殴打至伤,后经瑞公鉴字[2008]第0047号鉴定为轻微伤.

  黃永贤在08年1月24日晩9点被蔡权友指使人故意强闯我家殴打至伤.并砸毀其家中物品,受害人赶送医院就医时,再次被7/8个人故意毒打,

  打的我伤中加伤.后住院38天.至今没有得到处理解决.至今逍遥法外.经查得知行凶犯罪人沈光增,王仁存是上村人,今借天社平台请求大家求助.

  原因,加害人在莘塍泒岀所审洵时,王仁孝把全部行凶行为都承认给自己,泒岀所就釆纳了犯罪嫌疑人王仁孝自认供词,并速对王仁孝采取取保候审,暂扣医疗赔偿金4万元,受害人不服上访温市公安局,在08年6月份同伙加害人沈光增被刑拘一个月被放回,被害人不服直访省公安厅,凌厅长亲自泒调查人员到瑞安市公安局调查,后加害人沈光增承认自已参与了殴打行为事实,调査员走后,可莘塍泒岀办案人员对本案有意拖延案情的调查,并故塘塞,案情,敷衍,受害人.因本案,起决定性作用的组人私指使人蔡权友及积极参与本案殴打事实的其他人员.并在有条件速查眀案件事实情形下,还刻意不向受害人披露全部案件的调查事实.这是违反法律程序规定,因公安机关有义务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漠视受害人的利益,公安机关的做法,存在诸多不符合常理的情形,受害人怀疑,公安机关有意包庇纵容犯罪人的嫌疑.受害人只想依法追究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还被害人一个公道.至此特谢.

   此致; 黃永贤

   2008年10月25日

上一篇:包含香港军事杂志的词条
下一篇:像这样的情况我们该投拆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