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起民事案件认定基本事实无证据支持 [已扎口]

duoduo 20 2021-10-15

  2013年12月4日中国法制宣传日!日记!

  拉肠!拉肠!伴随春运,让镜头走进千家万户,拉动亿万国人的心!10米的肠子上挂着主审法官安智、乌日娜的名字。

  房屋中介非法经营,并与中国银行及卖方恶意串通欺诈本人,引发官司!而法院枉法裁判!一审二审案卷里没有认定本人违约在先的证据,民事案件中又暴露出刑事欺诈案件!

  2014年监督啥?呼和浩特市人大向市民征集建议!

  法律有明文规定,为何不依法审理判决?法官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是何等容易,而百姓推翻错误判决却是如此艰难!

  请求呼和浩特市人大内司委

  督促呼和浩特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启动再审程序

  呼和浩特市人大内司委:

  本人马焱不服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呼民一终字第992号”判决,于2013年6月27日已经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再审申请书》,其中最重要事实及理由如下:

  1、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福来屋房屋中介服务部非法经营,并与中国银行呼和浩特市长兴支行及卖方李玮、于梅、云飞恶意串通欺诈本人马焱,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9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之规定在先。呼和浩特电视台直通首府栏目已将上述欺诈事实曝光。

  2、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一审二审案卷里没有认定本人马焱违约在先的证据。

  上述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故请求呼和浩特市人大内司委督促呼和浩特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启动再审程序。

  相关证据,请您上网百度搜索:

  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起民事案件无证据支持 最新视频

  申请人:马 焱,电 话:13171017975

  2014.1.1

  呼市新城区法院法官孙建国是否怕网友看到视频?别怕!别删!你很有种。

中国最牛民事裁定书——同一事实、同一案件、同一法院、同案不同判

  1997年,举报人孙刚所经营的沈阳市金星防爆电器厂被强拆,“拆迁通知”是由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人民政府、沈阳市于洪区城乡建设管理局、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小芳士村委会联合签发的,因此,本案属多主体侵权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交叉,因小方士村委会不是行政机关,故在行政诉讼中被列为第三人,在民事诉讼中被列为被告。

  法院行政诉讼过程:

  2004年11月10日,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4)沈铁西行初字62号认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沈阳市于洪区城乡建设管理局、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原告房屋行为违法。

  2005年4月12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5]沈行终字第124号认定,因被上诉人是合法经营的企业,二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沈阳市于洪区小方士村村委会并不只是拆除房屋,而且也是将被上诉人的工厂拆除,故被上诉人与被诉强制拆除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在本案中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尽管二上诉人在一、二审中均不承认其参与了强制拆除上诉人的房屋,但是因在“责令拆除住宅通知”上有沈阳市于洪区村镇建设办公室及造化镇政府盖得章,故二上诉人因该对被诉强制拆除行为负责。

  综上,二上诉人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没有法定职权依据及法律依据,但是强制拆除行为已经实施完毕,已不具备可撤销内容。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五十七条第二款第2项的规定,应当确认强制拆除行为违法,故原审判决正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7年6月14日,沈阳铁西区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7)沈铁西行初字15号认定,根据已生效的行政判决书作出行政赔偿判决,赔偿原告192703.47元并已执行完毕。

  法院民事诉讼过程:

  一审:2010年12月8日,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10)沈铁西民一初字第883号认定,本次诉讼因赵国生本人没有出庭对相关情况进项说明,且城镇居民买受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及地上住宅房屋的协议应认定无效,故原告据此认为其应成为安置补偿权利人的主张没有事实法律依据。

  关于原告诉请中要求的损毁电气设备、设施及电器材料损失、停工停产损失等项,因在之前的行政赔偿判决中已被明确驳回,本书不应受理。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沈阳市金星防爆电器厂的起诉。

  二审:2011年5月3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1]沈中民一终字第669号认定,防爆电器厂并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原裁定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再审:2012年5月31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2)辽审四民审字第232号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沈阳市金星防爆电器厂的再审申请。

  检察院处理情况

  2013年7月22日,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监察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认定,本院认为,金星防爆电器厂与小芳士村双方并没有签订拆迁协议,不是合同的当事人,不是本案的适格原告,法院裁定驳回金星防爆电器厂的起诉,在认定事实合计适用法律上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本院决定不支持沈阳市金星防爆电器厂的监督申请。

  当事人的房屋买卖协议是1992年5月9日签订,根据法律规定,1999年1月1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于1998年8月29日修订通过的土地管理法开始实施。在此之前,国家有关立法和政策非但没有禁止城镇居民禁止购买农村房屋,而且还允许城镇居民通过“申请——审批”方式取得农村的宅基地使用权。农村社员有买卖房屋的权利,房屋出卖后,宅基地使用权及随之转移给新房主。对于 1999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的通知》(国办发[1999]39号)出台之后订立的城镇居民购买农村房屋政策所要保护的社会公共利益不复存在的,也应认定合同为有效。具体包括以下几种情形:其一,房屋所在地的集体经济组织的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集体土地相应转为国有土地的,应认定在此之前买卖合同为有效。现在本案中,小方士村已经全部动迁了,土地收归国有,全体农村村民转为城市居民,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这种情形。

  上述事实说明区市省三级法院民事裁定书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违反法律溯及力的规定。综上所述,区市省三级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均认定房屋不是申请人的,申请人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而已生效的法律文书一二审行政判决书却认定房屋是申请人的,而且强拆的是合法经营的企业,申请人在本案中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其强拆行为违法并据此做了行政赔偿且执行完毕,由于民事裁定书全盘否定了已生效的行政判决书所认定的全部事实,因而造成了同一事实,同一案件,同一法院,同案不同判。同一法院的民事庭与同于法院的行政庭“互相残杀”,有损法律权威和司法公信力,此裁定堪称中国最牛的民事裁定书。

上一篇: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在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
下一篇:手把手教你如何写一张史上最合法的借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